东方书画艺术网:www.dfshysw.com
编辑:舒 文
时间:2014-05-06 10:43:26
访谈著名画家马寒松  


    简介:马寒松,1980年入天津人民出版社任美术编辑,结业于中央工艺美院书装专业。1978起出版连环画作品70种,获中国第四届连环画评奖绘画银奖及优秀封面奖。1989年后转中国画创作,作品入选五、六、七届全国美展,在香港、台湾、美国、日本、加拿大及内地多城市多次举办个人展,有多篇艺术理论文章在各地专业刊物发表。


                    马寒松国画作品


   一、 画了12年连环画对后来创作有帮助

    [记者]:欢迎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天津美术家协会理事、天津人民出版社编审、著名画家马寒松先生接受访谈,马老师您好,请您谈谈您这些年的绘画经历吧?
    [马寒松]:谢谢,我从小就喜欢画画,这些年能把画画当成自己一生所喜欢的事,一种职业,觉得很高兴,当时年轻的时候画画条件不好,没有画室,也没有很大画案,所以就画连环画,因为画连环画有一个小桌子和一个小台灯就够了,当时我就想我这一辈子真正能够画出一本连环画就心满意足了,后来从1979年我的第一本连环画出来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就一直画了下去,画了有12年,大概有70多本,后来我调到出版社以后,条件也陆续的好起来了,画了大约有1万多幅插图,还有各种书和杂志的封面,也画了差不多有几百幅,虽然说我在这方面创作比较多,但是我心里还是想画中国画,因为我从小就喜欢中国水墨画,但是当时没有条件,后来到1989年的时候,我就停止了连环画的创作,开始了水墨画的创作,其实最早我在画连环画的过程当中就把连环画的创作数量降下来了,其余的时间就创作水墨画了,后来自己想搞一个创新,就喜欢上了彩墨画,而且当时画彩墨画也是一种风气,因为我对现代艺术感兴趣,所以我就想在旧的中国画基础上把颜色加上去,创作一些思想比较前卫一点的作品,另外我这个人又喜欢写东西,写了很多关于彩墨画理论的东西,陆续又画了有15、6年的彩墨,后来还是觉得水墨画奥妙无穷,就一直在绘画水墨作品,觉得越画越达不到自己满意的一个程度,所以到现在就一直坚持下来了,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一直也在尝试着变化自己的绘画风格。
    [记者]:那么连环画和中国画在创作方式上有什么不同?又有哪些相同之处呢?
    [马寒松]:这个说起来还有点关联,我在创作水墨画的时候,包括创作重彩画的时候,需要大量的构图,现在之所以能够比较轻松的驾驭这个构图,都是因为当年画连环画的基础,连环画中有各种故事,景色,体现了各种角度,就像一个电影导演去谋划这个影片一样,一画就一百多幅,其实这也是一个挺好的训练,后来我就给自己这段时间起名叫“有偿训练”,因为当初还有稿费,而且对我后来的中国画创作很有帮助。
   
    二、国画在矛盾中组织 靠和谐来解决

    [记者]:艺术家喜欢用自己独特视角去积累生活中美的经验,从而形成了自己的风格,那么您的绘画风格是怎样的,如何形成的呢?
    [马寒松]:其实中国绘画包括从欧洲现代印象派之后的一些画家,都在追求自己独特的风格,我一直认为全人类的绘画历史是一个个人风格的展示,都是这么一个过程,我觉得如果没有风格,作品就是不成立的,有很多人画出同样风格的作品,没有任何意义,艺术品的生命力就在于它强烈的个性,所谓个性就是个人风格,这个风格,不是说随便一画就形成了风格,风格是集一个画家、作者一辈子生活的阅历、学识以及他的技能,他的思想,包括他对整个生活的把控,对艺术认知的深度,这些方面组合起来,才能形成风格,所以我觉得风格的形成应该是一个循序渐进的东西,不可能马上就出现一个完整的面貌,它是需要经过一个很长的时间,就好像酿酒一样,把所有的材料都加进去,然后经过一段时间的发酵,然后才能酿出来美酒,其实就是这么一个过程,所以一个人的绘画风格也能看出这个作者的内心世界和他的学识等各方面。
    [记者]:欣赏过您很多的作品,发现您中国字写的也非常有自己的特点。
    [马寒松]:写字我觉得是自己的一个弱点,但是我可以从中国的书法里面找到一些东西,悟到一些东西的,中国的书法本身就带着一种文化气质,它本身就很像绘画,最近我自己也写了一些书法作品,但是我是用了一个绘画的心理去理解书法,也写了很长时间了。
    [记者]:您的水墨人物画作品清新脱俗,追求精神层面,赋予作品更丰富的文化内涵,您是特别看重一个画家的文化修养么?
    [马寒松]:我一直在强调这个问题,不但自己有着比较深的体会,而且我还劝说周围的画家朋友们,包括学生和一些年轻人,搞绘画创作不能作为画匠,一定要多读书,读各种书,包括一些杂书都要涉及,我觉得画中国画,还有不管画什么类型的画,只要是做视觉艺术的这个行业的,哲学都是一个特别要去学习的东西,因为哲学是个普遍的学问,使人聪明的学科,后来我也念了一些这方面的书,也想过其中一些道理,中国的传统哲学还有西方的一些哲学,这些思想,完全可以在我们的绘画里面找到对应,能够用它来指导我们绘画。我举个例子,你比如说“对立统一”,这是哲学基本的一个观点,它是矛盾的两方面,我们绘画里就体现了这个东西,你比如说我们中国画,中国画的“干-湿”,就是一对矛盾,还有“浓-淡”、“大-小”、“多-少”、“疏-密”、“纵-横”、“开-合”等,就是通过这些矛盾在画面上组织起来,从而形成了作品的整幅画面,这些东西不但都要组织进来,还要和谐的统一起来,再看你的画面里有没有这些因素,就会找到你绘画当中所存在的问题,比如说“干和浓淡”这两种因素它必须同时在一个画面中出现,或者巧妙的把它们搭配起来,才可能形成矛盾,和谐的去解决这个矛盾,使它们能达到统一,这个画面就美了,如果说这幅画看着别扭,那么它肯定缺少了某一种东西,一定是不协调的,我们需要的就是要把这些东西加入进去,就可能会解决你绘画上所遇到的问题。

   三、 水墨画更符合中国人的欣赏习惯

    [记者]:您的彩墨作品相当的优秀,看来您对彩墨画有着深刻的研究,现如今彩墨画的发展是怎样的呢?
    [马寒松]:我从上个世纪的90年代开始就一直在画彩墨画,当时对这方面也不太了解,应该说我画的比较早,那时候画的比较抽象,甚至抽象到光剩下色彩逻辑和节奏,我也是受到现在艺术思潮的影响,也发现了它当中有一些活跃的思想和它的方法,从它的色彩、从它的线条、色彩逻辑、绘画的理念来说,都很有冲击力,所以我很喜欢,我当时进入这种状态时也觉得这个东西画起来有味道、有意思,所以就一直画了很长时间,当时我是把这个东西跟中国民间的题材做了结合,因为中国的民间艺术,比如皮影、蜡染、陶瓷,都很有特点,颜色丰富、热烈、夸张、都是现代艺术里必备的要素,我把这些东西运用起来,用了现代色彩的思维方式来处理,这样也算作一种尝试,就是说用西方一些绘画的理念来诠释中国古老的民间艺术的味道,当时有首西北风的歌曲也很启发我,这种歌用现代的音乐节奏,摇滚的方式来诉说我们古老的民间故事,所以让我产生了这个想法,就把这种想法和创新沿用到绘画里面了,所以创作出来的作品一些外国人也很喜欢,但是后来发现我这样画很孤立,跟我呼应的人很少,所以禁不住诱惑又回到了水墨画的创作,就一边画彩墨一边画水墨,从现在中国国内的一些接受者来看,中国水墨画也更符合中国人的欣赏水平,这是一种文化的习惯。但是我在创作西藏题材的作品时发现,用传统那种笔墨画西藏,作品从感受上和那种真实的西藏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就把彩墨和水墨整合在一起,用大量的水墨去构图,突出一些局部的重彩,显得就真实多了,这批西藏题材的作品也得到了很多好评,有段时间在那种激情的鼓动下,另外去寻找适合表现我心中西藏的手法,因此自己也创造了一些方法。
    [记者]:如何在传统中国画技法的基础上创造新的绘画语言呢?
    [马寒松]:我觉得画现代题材也好,画古装题材也好,画花鸟也好,山水也好,无论画什么题材,题材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作品所包含的那些文化气息是否是现代的,这个很重要,现代的未必就是画得夸张变形,因为中国古代画家画的已经够淋漓尽致了,但是当时的气息不一样,今天我们的绘画是代表一些现代人的气息,因为我们的生活状态、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都不一样了,社会价值观都不相同,所以没办法画的和古人一样,如果你画的和古人一样,那肯定是假的,因为这不是发自内心的创作,而一个真正好的作品,尤其是我们中国写意画的这种创作方式,一定是在某种激情之下创作的,代表的是心中的文化和感情,你究竟念了多少书,经历了多少事,你对绘画的理解有多么深,在画里都能看到。
    
   四、 中国画的特点是表现画家内心世界

    [记者]:您的作品经常在国内外参展,那么您认为中西方观众在审美上又哪些不同呢?
    [马寒松]:我自己的观点就是,世界各个民族在一起,都有着共同的东西,也有不同的东西,共同的东西大多数是以民族、审美为主流的,你比如说大伙都喜欢鲜花、干净的水,蓝色的天等,这些东西。我觉得画中国画也不能光站在中国人的角度立场上去看待中国画,应该是目光放远一些,去参考世界上各个民族的绘画,然后做一个比较,从其他民族的绘画作品当中吸取一些优秀的东西.
    如果说不同的方面,也有很多,比如说我去过好多国家做过展览,我觉得像我们中国画,它跟世界上好多民族的绘画是不相同的,这当然跟每个民族的政治和经济分不开的,都是随着历史沿革下来的,社会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高度、绘画的水平直接会影响到艺术,西方的绘画方式,我们读过美术史的都知道,它的基本思想就是以科学作为基础的绘画理论基础,绘画的脉络都能看的出来,比如光在一个物体上,最先接触的是亮的,背后是暗的,逐渐地它有个过渡,用西方的材料和油画的办法来处理, 真实的再现所表达的对象,我们中国不是这样的,我们中国因为过去生产力低下的时间比较长,它没有这么好的材料,它是比较简单的,包括它的绘画材料都不是泡制得很复杂、很科学的,所以在这个基础上,中国画的创作就更多的发挥了中国人的才华、创造力和想象力,这是中国文化的特点。
 中国画的特点就是除了表现物象之外,更多的是表现一个画家和作者的内心世界,它的文化承载量是很大的,这一点非常奇妙,而西方绘画这点就不如我们中国,因为中国过去出现了文人画,文人画大致从宋朝以后由苏东坡引发了一场文化运动,除了画意境之外,他把诗、书法、刻印全部都用在绘画上,而且可能还作为一个主角,在这个绘画里面,大量中国文人画家的介入使中国画具有这样一个属性,这是中国人在极度物质匮乏的情况下,爆发出来的一场艺术革命,它充分的调动了画家的内心世界。虽然说中国画的绘画理念在西方的印象派之后的画家里面也体现出来了,但尽管是这样,他们还是不如我们走的远。
 
    五、很多画家一味追求名利是我所不齿

    [记者]:在当前画坛喧嚣纷杂的背景下,保持一个良好的创作心态也是很重要的,您是如何把把握这种平静的心态进行创作的?
    [马寒松]:我觉得我的心态一直没有把握好,我从过去开始画连环画的时期就有一个想法,就是如何去改善我自己,比如我在画连环画的时候,就想一味的去追求味道,不追求画数量,我想把它画的更完美一些,质量更高一些,后来画水墨重彩画的时候,我主要是因为一个好奇心,一种对它的喜欢,但是中间的确也参杂着一些功利目的,但是最近这些年可以坦白的说,我已经把这些功利性的目的基本都去掉了,因为我一直想创作自己的画,不想再看人家的脸色画画了,自己可以喜欢什么就画什么,因为如果一直画商品绘画,那么就成画匠了,不是画家了和艺术家了,因为我本身追求的目标还是希望能够留下一点给别人看的真艺术,所以这些年我一直在努力的做这件事。
  我还写过一篇文章,就是批评这种浮躁的心态,其实批评过程当中也有我自己,我还想再说一点就是画家如果不想被称为工匠就一定要读书,要把自己思想状态、个人修养要重视起来,这个十分重要,我看到很多画家一味的去追求名或者利,甚至从事一些不法的事情,这些都是我所不齿的,在这方面我觉得作为一个艺术家或者画家,应该把自己的修养提升,因为做艺术是很高尚的一件事,是一个进化自己灵魂的过程,我觉得非常重要,所以我特别想呼吁一下。
 
    六、尝试把天津人文化性格融入到画里

    [记者]:您近期有什么新的作品和艺术活动吗?
    [马寒松]:最近这一段时期,我安排的活动到是不少,但是我自己还是想踏踏实实的尝试着去画一点新的东西。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在天津今晚报的副刊开了一个专栏,叫“浅笑村闲画”,体现的是我自己的一种创作形式,因为我过去也是做媒体的,在出版社当编辑,所以我了解像媒体、杂志、报纸受众的情况,所以我画了这批画,每期刊登一幅题材新颖、饶有趣味的国画,有个人修养的、社会道德的,辅以简洁精练的短文或人生感悟,或针砭时弊,或妙趣横生,读起来令人忍俊不禁,这种新鲜的形式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因为我自己也比较喜欢写文章,对文字比较喜欢,有这个机会正好给了我一个平台来发表,到现在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了,现在国内已经有两家刊物和一家报纸也在连载,国外有家报纸也在连载,包括中央电视台可能要给我拍个微电影,专门是关于这个专题的内容,所以说这个影响挺大的,因为这批画也圆了我一个梦,其实也是相互的,他们也希望能有这么一个东西和普通的读者进行交流,而我自己也想借此改变一下我自己绘画的风格。
 这批画创作出来以后有的一些还可以,有的不满意的我还得重新去画,因为这批画有种心扉袒露的东西,完全是一个非常好的心态下的作品,所以出版社也想给我出个画集。我举其中两个例子,比如说我画了一个古装的鲁智深拿着他的武器,看着前方,题目是“鲁提辖出家了”,我用的是过去传统文人画的办法,虽然这个手法是比较俗的,不是风花雪月的,但是我写了一个长拔,文字内容是鲁智深打死镇关西救了金老汉母女,旁观的人也没有去表扬他,施耐庵一看他都打死人了,所以施耐庵就让他出家了;还比如我画了一个年纪很大的妇女,和一个乞丐,两个人一开一合的站立在画中,题目叫“红粉佳人休怨老,风流浪子莫叫贫”,意思就是说年轻的时候不保护自己的容颜,年轻的时候不去努力奋斗,到老了丑了,穷了,光靠埋怨也是没有用的。其实两幅作品表现的方式就是相当于用现代人的方式调侃去讽刺,表现的是现代生活的一个现象,类似这样的作品有很多,是一种新式样的尝试,有的作品里面短短的几句话,都会让欣赏者觉得很有意思,有时候我自己的体会也会在画中体现,而且有一些作品还被读者杂志转载,所以我觉得我的创作没有白费劲,类似这样的作品我创作了很多。我最近的想法是,我在找一个汇通的点,能够往前进行的一个点,然后把我的画法再改变一下,把技法方面的东西慢慢的丢掉,再用轻易的办法来画。
    其实天津的绘画特别地道,很多学习绘画的朋友们基本功都非常好,非常扎实,这是一个特点;再有一个特点,就是天津是出相声泰斗马三立的地方,天津人的性格特点里带有幽默、含蓄、开朗,阳光,天津人的文化性格里面饱含着这种特质,所以我想把这些东西融入到画里来,有这个想法,我也愿意尝试着做这么一件事。
    [记者]:非常感谢马老师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希望您今后能创作出更多优秀的作品。
    [马寒松]:谢谢!


                    马寒松国画《青山在人未老》



                    著名画家马寒松



来源:东方书画艺术网编辑

友情链接

东方书画艺术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6 东方书画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津ICP备13005438号   技术支持:15222758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