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书画艺术网:www.dfshysw.com
编辑:舒 文
时间:2014-07-06 21:40:09
启功:我和荣宝斋  

    启功:荣宝斋这个商店的字号,近百年中,和文化、艺术、教育、出版的事业几乎是牢不可分的。它所经营的,文具纸笔外,从价值千金的名人字画,到小孩描红的字模,无不尽有。
    我尚在刚刚识字的时候,看见习字用的铜镇尺上两行刻字之下有“荣宝斋”字样,问我的祖父,得知是一个南纸店的名字。约在十四岁时,我自己第一次到琉璃厂买纸笔,看到荣宝斋墙壁上以及通道的较高处都挂满了名人字画。我虽不全懂得好在哪里,但那时的惊奇和喜爱的心情今天还记忆犹新。回来不时地向长辈夸说我这次的见闻,也提出我的问题,才知道琉璃厂一条街都是“文化用品”的商店。清代各地来京应科举考试的人,都从这里得到参考书和笔墨文具。南纸店所挂的字画,有一般书画家的作品,也有大官僚、老翰林的笔记。后者这些人当然不是专为卖钱,实在因为他们和这些文化商店打的交道太久了,感情太深了,并且以自己的笔记能在这里挂出为荣。“荣名为宝”的荣宝斋,就光荣地掌握着这样权威过了近百年!
    我青年时从上学到辍学;年长后过着边教书边卖画的生涯时,直到今天,都从来没有和琉璃厂中断过联系。如果说书店是我的“开架图书馆”,那么荣宝斋便是我的“艺术博物馆”。我从它的墙壁上学到多少有关书画方面的知识和技能,又在它的坐位间见到多少前辈名家,听到他们多少教导和鼓励。
从我开始到荣宝斋来,至今已五十四年了。这中间荣宝斋也经历了无线沧桑:社会动乱,民族灾难,纷至沓来,而它却屹然未垮。在旧社会固然有资本家为利润而努力经营的因素,更重要的,使广大人民对文化艺术的客观要求,撑着它生存下来。
    随着全国的解放,荣宝斋的事业也获得新的生命。由私营到合营再到国营,由三间门面到一大排陈列室和营业室。木版水印品,由小块花笺到长卷的《夜宴图》,《簪花图》和巨幅挂轴《踏歌图》。书画用品,由每天售出无多的纸笔到笔墨纸时常脱销和好宣纸供不应求。它的声望,由琉璃厂中的一家南纸店,到世界知名几乎和各地古迹相等的文化名胜。在这里不但可以看到国营企业的成就和气魄,也更可以听到拨乱反正以来文化事业发展的脉搏。
    我自己,从当年在荣宝斋拿了几元钱卖画的所谓“润笔”,出门来又送进书店,抱着几本书回家去的情形,到今天亲眼见到我的笔迹赫然挂在中堂之上。这怎能不感谢人民给我的荣誉,怎能不感谢这个曾起过导师作用的“艺术博物馆”!
    今当新生的荣宝斋三十周年纪念时,我对这有三十年新交谊,又曾有二十四年旧交谊的荣宝斋,岂可无一言为祝!因此写出回忆中的片段和说不尽的感受,聊当我的颂词。还想借此一寸的纸面,敬告爱好艺术的青年,今天的学习条件是多么的方便,又是多么的珍贵啊!
 
 
 
来源:东方书画艺术网

友情链接

东方书画艺术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6 东方书画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津ICP备13005438号   技术支持:15222758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