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书画艺术网:www.dfshysw.com
编辑:舒 文
时间:2014-08-26 09:45:50
居高声自远——津门书法家冼艳萍  文/刘文忠

    与冼艳萍觌面识荆,已倏忽二十余载矣。在天津首届女子书展上,一幅端丽秀润,萦转潇洒的行草夺人眼球。一看便知出自吴门。在一打听方知是吴玉如大弟子李鹤年先生之高足。
    冼艳萍祖籍广东,祖父是学贯东西,博学儒雅的读书人。她6岁随祖父“弱冠弄柔翰”,习书不辍并诵读诗文。在充满书香墨香的传统文化的熏陶中成长。后师从董润芝、张兆丰二先生临习颜鲁公。17岁时有幸得到津门书界泰斗吴玉如先生的青睐与教诲:“写字要先读书”,至今让她铭记于心。20岁成为李鹤年先生的入室弟子。从此系统地学习书法,并在行草的线条流转中逐渐找到了自我。她时常提醒自己“艺无止境”,在不断的追索中形成了“端丽、秀润、流美而大气”的个人风格。她刻苦临习名家碑帖,将整密精键、遒丽宽博的《龙藏寺碑》、端严壮美 浑厚整饬的《多宝塔》、《勤礼碑》以及隽秀润畅、冲和静穆的“二王”笔法熔铸在一起,为她所有。不仅如此,近年来为使自己的作品避免过甜、过润和单一,又另辟蹊径,临习王铎,使其行草秀美中见老辣,流畅中寓清劲。辛勤的耕耘必然迎来丰厚的回报。如今的冼艳萍已然成为津门书坛女界之翘楚。在国内外诸多书展中获奖,作品亦被海外许多国际友人所收藏。


    中国书法是门综合的艺术。古代大书家其作品无不闪烁出人的气质光华。颜真卿的方正雄劲;“二王”的潇洒飘逸;颠张狂素的放荡不羁……“字如其人”,“书如其人”,“书道妙在性情”说的就是人的气质因素在书法创作中的重要烛照作用。因之,学书的过程实则就是逐步认识、尊从、修炼、发挥自我气质特长的过程。古代大书家莫不是学富五车,博大精深的学问家。“学书尤贵多读书,读书多则下笔自雅。”(李瑞清《玉梅花庵书断》)冼艳萍能够在学书之余加强自身修为,读书上进,充实自我,所以她的书作充盈着书卷气而不媚俗。显现出她的不同凡响。说到底,任何艺术高层次的竞争,最终还是文化上的竞争。有志于书法的朋友,切不可只注重技艺层面的研习而忽略了内在的修养。不然的话,便会堕入“书奴”满纸而成为终不入流的“书匠”。


    然而冼艳萍也有困惑。面对近年来书坛充斥的“以丑为美”的所谓时尚与潮流,也曾有人建议她“跟风”、“从俗”。但是“清者自清”。她固执地坚守自己的传统书风并坚信走的路是正路,而且还要不遗余力地走下去。难能可贵!
    母庸讳言,艺术上的探索无可厚非,尤其在当今的中国:宽松的社会环境,宽容的艺术氛围越发容许,鼓励各种艺术流派、艺术样式的创新与张扬。然而书坛中那种求生、求变、追奇、逐怪之风甚嚣尘上也是不争的现实:或佯装童稚;或故作老迈;或支离破碎;或粗制滥造。满目疮痍,一片狼藉。充斥着病态与丑态。季羡林老先生曾做叹:“这些粗制滥造的作品看了让人难受。”令我们不可理解的是这样的垃圾竟然可以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频频入展、获奖。呜呼!套用法国大作家雨果在《悲惨世界》里的一句话:“这个世界真是堕落了!”
    “笔墨当随时代”。真正有出息的书法家,他的创新既要合乎书法发展的客观规范与审美取向又要符合人民大众的审美需求。为他们所欣赏所接受。在深入分析、临习并把握历代书法大家作品的同时勤于思考,勤于笔耕。有意识地培养自己综合文化艺术修养“长期积累,偶然得之”。才能创作出表现时代精神的新品力作。
    作为女性书家,在当今其数量与影响均无法与男性书家相颉颃的境况下,如何发挥自身之特长,进而脱颖而出,占有一席之地,当是女性书家面对的严酷现实。窃以为,在不断提升自身整体文化素养,摒弃虚妄浮夸,急功近利的书风,潜心书艺,坚忍操守之外,更要挖掘女性自身特质——敏感、沉静、细致、隐忍。在章法、笔法、布白与墨韵上有所追求,创作出雍容娴雅、飘逸冲和的女性风格。
    “居高声自远,非是籍秋风”。希望冼艳萍在取得不俗业绩的基础上不断进取,不断创新,在女性书坛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创作出无愧于伟大时代风范的华彩乐章!人们期待着。


 
 
 
来源:东方书画艺术网

友情链接

东方书画艺术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6 东方书画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津ICP备13005438号   技术支持:15222758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