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书画艺术网:www.dfshysw.com
编辑:小茜
时间:2014-09-12 16:19:09
碑帖中的藏金纸  
 
  改充旧书画。明代围屏极为盛行,中叶以后以迄清代更为普遍,其格心多为名人之书画。自民国以来,北京王公巨室相继破产,明代围屏时有出现。在商人出售之时,只重其质料及作工,格心之有无并无关系,故商人每将明代原有之格心取下,而另换以他种,格心取下之后,斟酌其近似宋代何人书画,再照上述各法为之补款或必款,然后饰民旧锦,充宋人之真迹以问世。惟此种格心之书画,原来多不落款,或系当时之风气为然,但其中确有精品,定有出之明代大名家之手笔者,未落款无法证明,只如此作伪,亦殊可惜也再前清宫殿、热河行宫、奉天行宫、颐和园、圆明园、其他皇帝行宫及各王府等,所有格心、门心亦多数用精妙之书画。此种物品均不成件,不上档册,遗失不易发觉,且易损毁,时有更新改装之举。值此机会,每易为宦阉及夫役盗出转售商人,由商人照围屏格心同样办法以问世,故肆上之小幅旧名画多数为此物改充者,虽精于鉴古者,每为所欺.盖品质多精,与真迹无太殊异之耳.  
  用旧纸仿作旧书画。鉴别旧书画,第一要验看纸料是否与作者年代相合。低料如确系作者以前所用之物,则作品方始有考较真伪之可能;否则。纸料系新纸或系作者以后之物,则作品无论若何,精妙,其为伪制毫无问题。此固事理之最易了解,尽人所知者,因此之故,凡作伪者首要必寻觅旧纸,随所得纸之年代而酌为仿作之张本,惟是从来作伪者即具此心理,而旧纸之来源久绝,且历代著名作家均嗜旧纸。明代各大家,其作品之精者多系宋纸,即现代有名作家亦酷爱旧低。此风由来已久,故现存之宋、元、明以及清初之佳纸,早如凤毛麟角,不可多得.于此不得已中,乃裁割旧书画之作叶以资代替。如伪造隋唐五代之作品者,则割用唐、宋、元、明人写经之空白叶以仿造之。盖今人以为现在出世之旧写经完全系唐人之遗物,商人遂将写经之纸,今谓之“藏经纸”,或误称“藏金纸”,取价甚贵,人争宝之。一尺方者需百元之谱,非有专长者不敢动手,故用藏经纸仿造之书画多精品也。此外则用手卷之前后空白叶、册页之空白叶本为题跋之用,为增加作品之声价,其附纸多用精妙之纸,故今日商人经售手卷册页时,必将空白之附纸取下,既无伤原件,又能特别利用,计至得也。惟今日此种附纸价值甚大,即清清初之纸,一尺宽四尺长者尚须百元之谱,宋、元更视加倍矣。故以此作伪者,等闲之辈不敢为非,当世头等角色,即专以仿伪为职业者始敢下手,此其所以伪可以乱真也。
  割裂题跋。从来书画讲求题跋。在古玩行术语,题跋谓之“帮手”。“帮手”可以增高作品之价值,即题跋愈多者价值愈高,因之年代与题跋之多,惟是题跋因保有者之贵贱而变易,其效用比如某人得一晋时名帖,某人为道员身份,则其所能求得之题跋不过当时之道员同等人物。是前人道员手时,所有之题跋非特不能增加此物之价值,且或减低其价值。有此题跋,反为无用,故装裱时必将此此类之题跋裁去。常见有横条成幅,非贴非札,即此物也。商人每照原意另作伪画,再将题跋粘附,是画虽伪,题跋确属真迹,此技每易保售,因此商人多有故意裁割旧书画之题跋以为之者。此类作伪传之多年,故今日之旧书画作品与作者不同年代者有之;题跋先于作品者有之;作品与题跋虽均为真迹,但原非一事而系凑和者有之,鉴定者心精于全般智识,若执一点以断全件,未有不受骗者。
补描旧书画
  补描旧书画。书画兴自晋代,距今一千六百有作年,保存真迹之料,只有绢与纸,绢之耐久性不及百年,纸虽耐久不逾千年,唐、宋作品完整者无一焉。元、明虽年代未远,亦因受空气之自然销蚀,残缺破乱者为数最多。常有仕宦巨族先人遗留著名书画,子孙不肖者,固随意放置,虫啮鼠伤终必破败。即佳子弟,设不明保藏之法,终年置之高阁,以为传家之保,不敢任意动挪,及至开视,已不辨模样矣,若此者屡见不鲜。此类名著若出售,商人无人问津,若再揭裱,则索价必高。因此年放一年,终入打小鼓换取灯之手,然后再以廉价转入古玩商手,第一步择与原件年代相同之旧纸,将原件装裱,然后再由长于原件之书画家照样添补,或的原意添补。如果缺损之处不重要,而添补者又系高手。则此物之为真为伪,非只难辨别,亦且难断定也。

来源:东方书画艺术网


友情链接

东方书画艺术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6 东方书画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津ICP备13005438号   技术支持:15222758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