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书画艺术网:www.dfshysw.com
编辑:admin
时间:2016-11-05 16:50:52
《古画品录》谢赫  
   谢赫,生卒不详。约出生于南朝宋大明年间至宋明帝时(457-472),南齐画家和美术理论家,擅长人物肖像画、仕女画。具有敏锐的观察力和深厚的默写功夫。其著作《古画品录》收录了从三国吴至南朝齐代的27位画家,评其优劣。主要包括三大内容:一是提出绘画的教化功能“图绘者,莫不明劝诫,著升沉。千载寂寥,披图可览”;二是总结前人创作经验提出绘画六法论。三是第一次以系统的绘画理论原则品评画家创作,依时间远近,顺随作品的品格次第安排成序列,共列为六品。




《古画品录》译文
 
    序文
 
    “画品”是用来评价众画优劣的。图画无不是用来教诲百姓、记载历史的,虽过往千年,寂寞空旷,但翻开古画,往事历历。虽画有“六法”,但能全面掌握的很少;从古到今的画家,大都只能各擅长一法。“六法”是什么呢?一是“气韵生动”,二是“骨法用笔”,三是“应物象形”,四是“随类赋彩”,五是“经营位置”,六是“传移模写”。只有陆探微、卫协能“六法”兼备。然而历史上流传下来的作品虽有巧拙之别,所用的技艺却无古今之分。现谨依照画家年代远近和画品高低来排列,编成序引。故而这里所记述的,不扩述其来源,因为那些都出自缥缈的传说,并未曾见过原作。
 
    第一品(五人
 
    陆探微:侍奉五代宋明帝,吴人。他能穷理尽性,概括地创造典型形象;承前启后,古今独步。他的画再用溢美之词称赞也不过分,艺术价值登峰造极。应该将其列于上品之上,苦于无此等第,因而只能屈居第一等。
    曹不兴:五代吴时侍奉孙权,吴兴人。曹不兴的画迹,几乎已无所存世,只在秘阁里藏有他的一幅《龙》图。观其风神骨气,盛名不虚。
    卫协:五代晋时。古画都较粗略,到卫协才见精妙。对于“六法”,他接兼善。他所塑造的形象虽不十分完备,但在气概上颇为壮阔。他的画超越了众多杰出画家,称得上是旷代绝笔。
    张墨、荀勖:二人绘画的风格气韵极尽妙趣而臻神境,只是在注重精神灵趣的同时,于用笔法度方面有所欠缺。如按物象描绘真切与否来看,未必精粹;如品象外之意,方能感到意犹未尽,可谓微妙。
 
    第二品(三人)
 
    顾骏之:他在神韵、气力上赶不上前贤,在精微、谨细上却超过了以往的大家。他开始变更古法、创立新规,在赋彩、形制方面皆创新意,就像伏羲氏开始变更卦体、史籀最初改革书法一样,很有价值。他曾经修建层楼作为画室,风雨炎热之时,从不动笔;天和气清之日,方才作画。创作时,登楼并把梯子抽掉,妻子、儿女都很难见到他。蝉、雀题材的画是从骏之开始的。宋大明年间(457-464
),无人敢与他一较高下。
    陆绥:其画的格局、韵致,强劲超逸、风采飘然。一点一拂,落笔均很神奇。其传世画作大概很少,很
难见到,所以特别宝贵。
    袁蒨:他以陆探微为师,最有高雅逸趣。在人物画造诣方面,袁氏只比前贤稍差。可惜只是墨守老师成规,别无新意。然而这只是美玉微瑕,岂能过分贬低呢?
 
    第三品(九人)
 
    姚昙度:他的画有逸宕之气,用笔巧妙,锋头多变。精怪、鬼神等题材在同行中画得非常绝妙,雅俗兼善,无不卓绝非凡,往往有出人意料之妙。他天资卓异,生而知之,非勤学所能达到。他虽在一些细节上往往处理不当;但在一般画家中,还找不到能与他比肩的。因此,岂能将栋梁看做杂草,而对美玉有所唐突!
    顾恺之:五代晋时晋陵无锡人,字长康,小字虎头。其画格调体制精致微妙,笔无妄下。但其画迹不能达意,名声超过了实际水平。
    毛惠远。其画体周到完备,没有不合适的地方。其起笔、收笔奇妙无穷,致纵横超逸;笔力遒劲,韵致高雅,超越同辈,无人可比。其用笔挥洒自如,极尽神妙。至于所表现的形象特质,还未能达到尽善的程度。画神鬼与马时,拘泥于外形,颇显拙劣。
    夏瞻:他的画虽然气力存不足,但精彩却有余。他在当时享有盛誉,并非浪得虚名。
    戴逵:他的画情韵连绵,风趣巧妙超拔。他善于描绘圣贤,为一切画工的典范。他实是荀勖、卫协之后的画苑领袖。他的儿子戴颙,能承继其长处。
    江僧宝:他受教于袁蒨、陆绥,濡染两家画法之长。其用笔强健有力,颇得老师法度。除了人像画外,其余不是他所擅长的。
    吴暕:其体法典雅妩媚,创作上才思巧妙,被人称美一时,在京洛一带颇有声誉。
    张则:其立意构思纵逸不拘,落笔新奇,自出机杼,见解独到,不屑于因袭别人成规。变化巧妙无穷,一如无缝圆环,自然完美。其所画景致让人过目不忘(“谢题徐落”后的内容疑传抄有误)
陆杲:他的画体致不凡,超然脱俗。常有心手相合之作,往往超出众人。一点一画之间,有葭灰飞扬的韵致。流传下来的作品,大概不到五幅。他的画就像芳香的桂枝一样,在众美中最为突出。即便是“流液之素”(此四字颇难解,似有误),也难以与其相比。
 
    第四品(五人)
 
    蘧道愍、章继伯:二人皆善于画寺壁,也擅长在扇面上作画。画人与马时,比例准确,不差毫厘。除人、马之外,别的题材也能入于神境。
    顾宝先:顾氏完全师法陆探微一家,样样都宗法秉承。与袁蒨相比,可谓“小巫见大巫”。
    王微、史道硕:五代晋时。二人皆以荀勖、卫协为师,能画各种体裁。然而王微只能学到形色技巧等微细之处,史道硕则能真实表现对象实质。细加推敲,王微较差。
 
    第五品(三人)
 
    刘瑱:其立意构思细密周到,画面却简约、细致,而笔迹困顿软弱,构图单薄省略。他最擅长画妇人,但纤细过度,反而失真。然而由于作画时观察细致,故将妇女的姿态表现得很好。
    晋明帝:名绍,晋元帝长子,以王廙为师。他作画时虽在形色上很简略,但能抓住对象的神气;笔迹超凡脱俗,也有不凡之处。
    刘绍祖:他善于临摹,不善于独立构思。至于所画雀、鼠题材,笔迹错落有致,往往超出一般。当时人把他的画评价为“移画”。然而,临摹而不创作,在画道中是舍本逐末。
 
    第六品(二人)
 
    宗炳:宗炳对于“六法”颇有研究,对其内容十分明了,但终究不能熟练运用。因而挥笔作画时,对“六法”多有损益。他的画不能作为学习范本,立意构思尚可师法。
    丁光:丁氏虽以擅画蝉、雀出名,但笔迹轻佻无力。不是他画得不精谨,而是笔下缺乏生气。


来源:东方书画艺术网

友情链接

东方书画艺术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6 东方书画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津ICP备13005438号   技术支持:15222758054